七百零八 这事儿怎么说?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荒野王座 七百零八 这事儿怎么说?
(猫扑中文 www.maopuzw.com)    迭戈如今找上门来,肯定是因为刺杀自己的行动失败了,所以上家迁怒到他身上,或者是让他接着他老爹来完成刺杀自己的任务。从迭戈的态度上看,古兹曼应该已经被弄死了,而且多半是他亲眼目睹的,否则他不会这么跑来跟自己求援的。

    李欢大量了一下迭戈。

    说实在的,他从心底不想救这个傻逼。

    毒贩是什么人,那是连呼吸空气都浪费的社会渣滓,而在李欢面前的则是渣滓之中的渣滓,他们呼吸浪费空气,吃饭浪费粮食,地狱是他们唯一的归宿。如果是换在李欢平时没事还有空闲的时候,李欢真的不建议专门搬个小板凳,好像看大片一样看迭戈最后会怎么死掉。可问题是他现在没时间了,他要将露西亚两人带回酒店去,尽快弄清楚怎么来用他们的血脉终结这个“黄泉卫士”。

    所以李欢沉吟了半晌之后,缓缓点头“好吧,你跟我进来吧……然后让你的人,把这些垃圾给我清走,我看着就烦。”

    李欢说垃圾的时候,指着躺了一地的毒贩说道。

    “是的先生,我这就来清理!”迭戈其实早就看到躺了一地的人了,不过他现在是自身难保,所以地上躺的人就算再多十倍,如果不得到李欢的承诺救他,他觉得自己早晚会被杀掉自己父亲的那个家伙杀掉。到那个时候,这一地的人有什么用?

    迭戈说干就干,一招手,他带来的人一拥而上,连拖带拽将餐厅里躺着的家伙们都弄了出去。然后他又命令自己的手下在周围戒严,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在做完了这一切之后,迭戈才小心翼翼地走进来,走到了李欢的身边。

    李欢眯着眼睛看着他。

    这个气氛就有些尴尬了,一个闻名遐迩的贩毒集团的二号人物恭恭敬敬地找上门来,开场白怎么说?

    “这就是那个古兹曼的儿子?看起来也不咋地……不过他看起来挺高的,应该不是古兹曼亲生的。”李昂看着这个大约一米八个头的男人,嘴下毫不留情。反正事情已进展到这个地步了,就没必要藏着掖着了,要做就做到底。

    “谁知道呢,不过你说的有道理,古兹曼那个矮子生不出这样的儿子来。”罗德曼煞有介事。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拿着迭戈的身高开玩笑。这个玩笑在墨国是一个著名的玩笑,不过都只能很熟的人互相之间说一说,不敢让第三个人听到,否则海湾集团会要你好看。古兹曼绰号矮子,再看看迭戈,一米八的身高,再怎么基因变异,也生不出来这样的货啊!而且据“知情人”透露,古兹曼早年间吸毒过量,早就没有生育能力了,这儿子的血统的确也值得怀疑……

    倒是桑切斯不敢说,他憋得脸红,看着地下——没办法,海湾集团对于毒贩来说,积威已久。

    迭戈听着这些玩笑,好像没听懂一样,一点反应也咩有。只见他左看右看,忽然做了一个让所有人惊讶的事情。只见他在确认了周围没有自己人之后,忽然“扑通”一下,双腿跪地,跪在了李欢面前,大声喊道“先生,以前的事情是我有眼无珠,我脑子有问题,是我不好,您要多少赔偿,只要我拿得出来,我绝对会补偿给您的!现在只有您能救我了!”

    “先说说看,看看你值不值得救再说。”李欢说道“我只是想知道是谁在指使你们。最近我一直被人针对,我也烦了,索性一次解决问题。不过你记住,你要对我有一点不诚实,不用那个人来弄死你,我马上就会让你下地狱。你见识过我的本事,你自己清楚。”

    “我当然不敢,是一个花旗国人,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切斯特摇头“但我听父亲说,好像是一个叫做‘神盾’的机构的负责人,他们那个机构里,全是巫师。”

    切斯特在潜艇里,没赶上古兹曼和切斯特对话的前半段,自然也不知道切斯特的名字。但古兹曼跟他说过这个机构的可怕啊,全是巫师这个事儿,他现在还记得。

    “神盾?我草啊!”李欢还没说话,李昂先拍了大腿“不是我们的特殊执法机构么,为什么要杀你?以为油田那件事情?还是你杀了他们的人?”

    ……

    要说这个神盾跟李欢的冲突,那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李欢第一次跟神盾冲突,是在西非油井的时候。那个时候陈国栋投入了全部身家和流动资金,帮着国家在那边寻找大型油田,不过转眼就让神盾给盯上了。作为老牌帝国主义,花旗国肯定不允许有人在自己的卧榻旁边挖矿,于是派出了神盾小队去骚扰陈国栋的油井。不过中国这边也反应迅速,派出了韩东在内的空勤小队,但空勤小队始终是常规作战部队,又哪里是神盾的对手呢,结果被压着打,打得节节败退。

    李欢那个时候才从亚速尔群岛回来,刚刚解决完亚特兰蒂斯神血泄露的事情,一听自家老丈人的油井被骚扰了这还了得,当下就自告奋勇地跑去了西非,跟神盾第一次正面硬刚。李欢到那天晚上神盾大概是收到的消息不足,结果第一次打得仓皇逃窜,就算第二天卷土重来,在两边都心照不宣,有修炼者参加但不能动用灵气的情况下,依然被两挺“钛合金机枪”打得找不着北。在李欢的插手下,最终油井保住了,而且还给神盾小队的人留了个大瓜。

    这帮人本能来打算去挖宝藏的,没想到李欢先一步把里面的东西搬空了,还留下了一个定时炸弹。结果几人遇到炸弹,各种化学物质混合炸弹一起爆炸,那叫一个酸爽,几乎搞得全军覆没。介于这个大瓜,和李欢冲突的这个神盾小队被开除,后来自甘堕落进了雨林帮着毒贩运“天堂”,结果好死不死地又让李欢撞见了,最终这个小队彻底被灭。

    所以李欢不仅不是没有和神盾打过交道,而且是非常的熟悉神盾的做派。这帮人就是不要脸加乱甩锅,明明就是自己做错了,还要把锅摔在别人身上。而且通过几次接触李欢也感觉到了神盾的不讲道理。本来李欢自己以为灭掉了帮助运毒的那个小队之后,神盾跟自己就没有接触了,可没想到啊没想到,他们竟然和毒贩搞在一起要弄死自己。

    这个不能忍

    “你说的是真的?你有什么证据吗?”李欢谨慎,还是多问了一嘴,因为他觉得神盾再怎么堕落,也不会去找毒贩合作吧?这事情要是被掀开,花旗国还要不要脸了。要知道花旗股市受毒品最大的国家。他们整天嚷嚷着从墨国禁毒,就连边境都修建了长长的铁丝网来封锁通道,就为了杜绝墨国的毒品流入。现在他们主动跟墨国毒贩接触,还接触得这么深,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么?

    “有,我有证据!”迭戈赶紧说道“那个家伙来找我们的时候,可能是忘记了我们在潜艇里,我父亲修好这条潜艇之后,加装了很多监控设备,他们当时在控制台上对话的时候,有一个摄像头正好将他们交谈的内容和情况给记录下来了!”

    说完,迭戈赶紧递上一个平板电脑。

    “哦?我问你这个人叫什么名字你说不知道,现在又有了他们全盘的录影,你是在逗我 吗?”李欢不悦,没有伸手去接那个平板电脑。

    “先生你误会了,你真的误会了,这个里面的东西我自己没看,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谈话内容具体是什么。”迭戈生怕李欢误会赶紧解释“您知道,好像您这样的人物,跟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我发誓我对您是什么身份一点也不想知道,我也不愿

    意知道您和他们之间的冲突,我只想安心做一个小人物而已。这个里面的东西我要是听了,可能会惹上杀身之祸的!”

    “你倒是很聪明嘛。”李欢冷笑,这才接过平板电脑。

    周围的人面面相觑。

    不论是李昂还是罗德曼,还是露西亚两人,看迭戈就好像看一个不认识的人一样。要知道,迭戈在墨国虽然没有古兹曼这么嚣张,势力也远远不及他老爹的大,但是全墨国却没有一个人不认识他的。因为迭戈在几年之前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当时总统都出来道歉,结果让全世界看了墨国的笑话。

    在0年,墨西哥头号毒枭、贩毒集团头目古兹曼的儿子迭戈日在巴亚尔塔港被一伙武装人员劫走。初步证据显示,这起绑架案为当地近几年迅速崛起的另一个贩毒集团所为。调查人员说,日凌晨,名持枪男子分乘数辆皮卡车闯入巴亚尔塔港一家名为“牛奶”的高档酒吧餐厅,绑走名男子。巴亚尔塔港位于与锡那罗亚州相邻的哈利斯科州,是墨国太平洋沿岸的海滨度假胜地。

    其实这件事情跟毒品集团没什么关系,根本就是警方卧底干的。那个时候,古兹曼已经不露面了,所以当地政府就觉得,这个大毒枭可能已经打算隐退了,而古兹曼隐退,他只有唯一的一个儿子,肯定是这个儿子接手,所以政府干了一个相当傻的乌龙——派卧底警察去毒贩帮派,绑架了古兹曼的儿子回来,意图在海湾集团权利交接的真空期,将这个国际最大的贩毒集团一网打尽。

    一开始他们的确绑架到了迭戈,而且他们还打算将迭戈关押在警察总部,打算直接送往花旗国审判。不过事情很快失去了控制。

    按说这是一个很成功的,擒贼先擒王的案例,把他抓起来把他审判了,有可能这个犯罪集团,这个毒贩集团就烟消云散了,然而大家没想到,毒贩们竟然敢以什么样的决心和姿态对抗政府,所以在迭戈被抓的同时,整个毒贩集团简直是向政府宣战了。

    一方面他们派出了大量的武装人员,包围警察总部,不允许他们把迭戈带走,甚至听传闻他们还俘虏了好几个警察和军人作为人质,另一方面毒贩们大肆的在城市中,直接向警察和军人宣战。据后来统计,当时至少发生了十几二十场冲突,毒贩们把汽车点燃,直接阻碍交通造成混乱,到各大高档场所去进行破坏,甚至有几百名手持全副武装的毒贩,直接向警察和军人开枪,而且还有的毒贩,不单在市中心制造混乱,还到监狱去挑动犯人,把狱警扣起来当人质,有几十个监狱囚犯趁机越狱。

    当时这个毒贩所在城市,也就那么七八十万人口,短短几个小时之内,毒贩把这个城市,变成了一个罪恶之城,普通老百姓那都被吓的在家里呆着不敢出来。见过无恶不作的黑社会,谁见过能跟政府直接匹敌?敢直接进攻军队的黑社会,最后当地政府也好,参与抓捕的军官警官也好,马上把这个事情汇报到墨西哥最高层,墨西哥总统下令把毒贩儿子放了,交还给武装起来的毒贩,以换得毒贩把一开始扣留的军官和警官,而且承诺不在这个城市再搞骚乱了。

    还别说,迭戈被释放之后,还算言而有信。他被释放之后,这个骚乱也就归于平息了,但是这个事情,对于整个墨国的震动是很大的,老百姓突然发现政府连犯了罪的人都不敢去逮捕了,因为一逮捕他,会造成更大的混乱,而且总统都得出来道歉,他都得说我们现在不抓他,或者说我们抓了他又把他放了,主要原因是害怕有更多平民受伤。

    此外,事发当时,一个加油站及附近多辆汽车均起火,枪手乘坐卡车在市内“巡视”,其中武装车辆基本都配备了机关枪,甚至还有当事人目击到有更重型的武器。

    这次之后,直接导致了迭戈在墨国毒贩圈子内的名声大噪,而他自己本身也不是个蠢货,最后做出高姿态约束自己手下的骚乱,造成了好像他已经能和墨国政府平起平坐的谈判了一样的局面。

    这样一个人,竟然手里拿着平板电脑不敢看,理由是看完了会引起来杀身之祸!

    露西亚两人看着李欢,眼里充满了好奇,这个男人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他们又哪里知道,迭戈一点也不傻,他知道墨国政府奈何不了他,但李欢这样的人物,要杀他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而且最让人头疼的是,一旦得罪了李欢这样的人物,你就休想在晚上能睡得着,就算有千军万马保护着,你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杀人于无形。迭戈混到这个份上,已经很爱惜自己的生命了,他可不想不明不白地死掉,所以迭戈一点也不想知道摄像头记录下来的资料。

    李欢拿来平板电脑,沉吟了一下却没有当场打开,而是将平板电脑里的资料让小飞转移到了虚拟屏幕上播放。这里还有这么多人,迭戈虽然怕死,但他有一点说的没错——那就是这里面的东西最好不要让普通人看到,否则会出大事的。

    让小飞导入了虚拟屏幕之后,李欢看了里面的内容。

    果然,古兹曼要杀自己,背后是有阴谋的呀。不过这个古兹曼也聪明,他也知道趋利避害,为了杀掉自己,连自己的家都不要了。而且他想的比较长远,在布置完这一切之后,立刻果断潜逃,连家都不要了,直接逃去花旗国,而且这个货还乘坐潜艇!

    墨国毒贩的装备这是要逆天了啊。

    不过最终,他没得到什么好下场,当李欢看着控制台上那个不认识的男人将古兹曼弄死的瞬间,他眉头一皱,不管他是谁,从哪里来,是不是神盾出身也好,这是个高手,而且手段相当毒辣,显然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了。面对比他自己低了好多层次的古兹曼,他的手段已经类似于“处决”了,这相当的残酷。李欢虽然也不是没有杀过人的菜鸡,但李欢总是防守反击,最不济的手段也只是偷袭一下而已。这种面对面,捏着脖子类似“处决”的杀人方式,李欢是不用的。

    那是恃强凌弱。

    虽然李欢看完了片子,又联系到古兹曼对自己,还有对墨国以及世界所做的一切,觉得他就算凌迟处死也不冤枉,但要让李欢自己来做,他是下不去手的,这是一个人的个性问题。不过李欢看着他“处决”了古兹曼,虽然心里不那么舒服,还是觉得古兹曼罪有应得。这个老鬼是活该,如果不想着对自己下手,应该还能活几年。

    但话说回来,古兹曼在设置了一切之后就远远逃跑,这说明可能古兹曼也没有什么选择。这个“处决”古兹曼的家伙势力肯定非常庞大,那必定是神盾无疑了。可为什么神盾要费这么大的心思弄死自己,李欢到现在也想不明白。

    难道为了在中美洲雨林那几个死鬼?

    李欢看完了影片,沉吟了一下“他有没有说其他的什么?影片没拍到的,比如有没有说,为什么要杀掉我?”

    “没有,他坐深海救援艇来的,来了我们潜艇就直接去找我父亲了。”迭戈说道。

    “深海救援艇?那可是高科技啊……”李欢若有所思。

    这就好玩了,如果他是单枪匹马来的,李欢几乎能百分之百肯定,他肯定就是为了私人恩怨,说不定雨林里那几个神盾的成员是他家的亲戚也不一定。但他不是,他不是单枪匹马来的,他动用了深海救援艇。这种比航天飞机和火箭还高科技的玩意,说个不好听的话,属于国

    之重器,不是你一个私人恩怨就能动用的,如果动用到这种玩意,那铁定就是国家意志了呗?

    花旗国这么恨我呢?

    前不久的永恒法庭还历历在目,花旗国对自己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竟然跟毒枭搞在一起要弄死自己……李欢将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回想了一下,好像没跟花旗国扯上太大的关系呀。

    看着李欢表情阴晴不定的,迭戈心里更是忐忑。

    “先生,您看……”迭戈左等右等不见李欢有回音,小心翼翼地问道“这个消息能让你救我一命吗?”

    “救你?”李欢冷笑一声,刚想要说你这个狗日的彻底没救了,不过他又马上反应过来“我可以让你跟着我,但最终能不能活下来,看你自己了。”

    “谢谢,谢谢您先生!”迭戈当下咚咚咚磕了三个头,能看出来他脸上的表情轻松很多了。这也难怪,在目的了自己老爹古兹曼被以“处决”的方式杀死,那个鬼魅一样的,掌握了花旗国政府资源的家伙就丢下一句轻飘飘的话离开,迭戈觉得自己脖子上的脑袋也是凉凉的。在普通人甚至国家政府面前,这些毒枭无所不能,甚至能弄来一条潜艇,可在这些特殊人的眼里,管你是毒枭还是什么,修炼者逆天而行,天生就是碾压一切的存在。

    管你毒枭还是毒王,只要惹得不高兴了,让你三更死你就活不到五更。

    迭戈磕完了头之后,自己小心翼翼地站起来,站在了距离李欢稍远,但又能及时几步赶到的距离上。他现在对自己的生命安全极端不自信,生怕那个可怕的花旗国人忽然出现弄死自己。迭戈四下扫视一圈,忽然跟桑切斯的眼神撞到了一起。桑切斯是格列街的老大,格列街的特殊存在就连迭戈都清楚,也自然知道桑切斯长什么样了。当他看到桑切斯的时候,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来这个中国人这里寻求庇护的,还不止我一个啊……

    迭戈挪到桑切斯身边“我认识你,你是不是格列街鳄鱼帮的老大?原来先生的身边还不止我一个毒贩……你是怎么过来的?”

    迭戈打量桑切斯的同时,桑切斯自然也在打量迭戈,这两个毒贩眼神一撞,立刻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凄凉。而且迭戈眼中的凄凉比桑切斯更甚。桑切斯虽然是格列街的老大,这个地方是墨国最特殊的自我管辖区,但他的势力和古兹曼以及迭戈比起来,还相差了好远。前几天桑切斯一直跟在李欢身边,做老鹰和栀子的保姆兼十万个为什么解答机,他还觉得自己相当委屈。

    今天一看,好嘛,墨国海湾集团的二号人物都下跪磕头了——自己可是没有经过这个手续,自己是坐着车来的,顿时,他觉得心里好受多了。

    “迭戈先生,就别提了,我们在雨林里的工厂莫名其妙地被毁了,现在可千万不要在那位先生面前提毒贩……据我所知,中国地毒品的禁地,我们两个这种身份,在他眼里都是被判死刑的。不过我现在能提供一些雨林里的消息给他,所以我暂时还活着。”桑切斯苦笑。

    “消息?雨林里的消息?雨林上空的黑雾吗?该死的,我的工厂也被毁掉了好多,那里面现在就是一片人间地狱。不过太好了,我也能提供这些消息给他。”迭戈立刻又给自己找到了一个生存的理由“而且我的工厂覆盖面积比你大。”

    “就别管大小的问题了,我估计你能活下来,也是这个原因,所以你自己好好想想,归纳一下你现在有的情报,自觉自发地汇报上去。”桑切斯说道。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迭戈赶紧说道。

    桑切斯猜对了,李欢就是要迭戈提供消息,如果说桑切斯在雨林里的工厂是的话,那么迭戈肯定就是0或者0,分部的位置大,更能系统地收集情报回来。而且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迭戈的势力大啊,在墨国,你让警察做事还不如让毒贩做事效率来得高,李欢暂时让迭戈跟在自己身边,就相当于多了十几万能听话的毒贩。这帮毒贩平时说人话不干人事,现在正好有用得到他们的地方,就让他们好好地立功赎罪吧。

    比如说,等到陈经理搜集了所有情报,制定了计划之后,让这帮混蛋进去探探路,那总比牺牲警员和军人好吧?用流行的话来说,干这么伟大的事情,这可是他们的福报呢……李欢既然决定了,拍拍屁股站起来“好了,大家收拾收拾回酒店。”

    李昂耸耸肩,带着罗德曼出去了,这俩对李欢是无条件听从的。而且他们走出餐厅的时候,围在外面的毒贩都自发地让了一条路出来。他们虽然没看到后来里面发生的事情,比如迭戈跪地磕头,但他们听到前面迭戈说的话了啊,谁得罪他们,谁就去下水道找自己的脑袋。

    李昂罗德曼出去开车,李欢看向露西亚两人呆立当场。

    露西亚两人是彻底懵逼了。

    这是什么神展开啊,疯了啊?

    本来以为今天店铺里面少不了大开杀戒的,可是海湾集团的二号人物进来就跪下了,还口口声声要李欢的保护。自己店里今天来的到底是何方神圣?露西亚眼神灼灼地看着李欢,想从李欢的脸上看出一朵花来。这个年轻人英俊高大,一口西班牙语标准到了极点,显然是长期生活在墨国才有这样标准的语言。他的眼睛亮亮的,里面闪动着温润的光泽,脸上带着随时都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而且他不但强大,还非常谦逊,看他带着的保镖,应该也是个有钱人。

    好吧,露西亚看着看着就跑偏了,从李欢的身份跑偏到了所有姑娘的梦中情人上去了。

    李欢看露西亚两人愣着,朝表情有些懵逼的露西亚两人重复了一次“走吧,现在你们放心了吧?你看,海湾集团的二号人物现在都得要我保护他的安全,所以毒贩的事情你们不用担心了……对了,你们的高利贷是海湾集团放出来的对吧……迭戈,这事儿怎么说?”

    露西亚很可能是这件事情的关键人物,所以李欢必须要她打消一切的疑惑。

    迭戈正在跟桑切斯窃窃私语,听到李欢喊他,立刻反应过来“高利贷?什么高利贷?”

    “我的朋友,在你们那边借了钱,已经还了快一百倍了,还没还完呢。你们这个利息是不是太高了?”李欢冷笑。

    “没有!绝对没有的事情……这可能是个误会,您等着我去问问清楚。”迭戈立刻跑了出去,没多久就把一开始过来闹事,现在已经面目全非的家伙带进来了“是这个家伙吗?这位小姐,是他在放高利贷?”

    “就是他!”露西亚他们被这家伙欺压了好多年,现在有李欢在场,心中多年的怨恨终于找到发泄的地方了“我们原本只借了一点钱,而且也是按照他的要求来还的,按道理来说早就应该还清了。当时我们想着十倍,二十倍,甚至三十倍我们都能接受,可他要了我们一百倍,今天还要把我抓去,想要侮辱我!”

    “我没……我没……”被自己集团二号人物提进来的家伙,吓得魂不附体“我赔!我赔!”

    他本来就是一个街头小混混,哪里见过这么大的场面?别说二号人物了,就算是个中层干部,那也是要跪舔的啊!看着露西亚怒气冲冲的样子,他吓得差点尿了。今天大概是自己不走运的一天,天知道这四个外国人有这么强力,连海湾集团二号人物都巴巴地过来舔?

    要是早知道是这样,今天打死他也不会过来的。

    huangyewangzuo

    。
猫扑中文 www.maopu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荒野王座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荒野王座》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荒野王座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荒野王座》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