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照月恃强凌沧人【第十九更】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初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照月恃强凌沧人【第十九更】
(猫扑中文 www.maopuzw.com)    杨林看出海敖的疑惑,不由得替自己掌教解释说道:“那帮盗匪已经不是第一次屠戮村庄了,他们虽然是凡人,可背后也是有门派势力支撑的,我们杀那些盗匪容易,他们背后的门派灭我们凌沧门也容易啊。”

    海敖张了张嘴,最后又闭上了。

    一个掌教都只有四十八叶境界的门派,的确脆弱的很,他理解。

    掌教看了看海敖:“虽然我们惹不起那些门派,但护着你一个小孩子的能力还是有的,你就安心的在我们这里住下来吧。”

    海敖看着朗声说话的掌教,总算明白了为什么一个修仙教派中会有那么多凡人了……

    杨林给海敖安排了一个单独的房间,给他大体讲了讲凌沧门的成员,又留下了几粒辟谷丹,这才离开。

    夜幕降临,整个凌沧门被黑夜笼罩,海敖睁开了眼睛。

    经过这几日的修养,他身上的伤好了一些,但心中焦虑却更胜了。

    找到的唯一一个修士都无法替自己解开封印,他要去哪里找第二个?

    修为被废,仙种被封印,面对杀害杨家的仇人却无能为力,愤怒混合着悲伤从心中升起,海敖攥紧了拳头,他剑锋一般锋锐的眉梢微微挑起,眸中闪过一丝狠绝。

    盘膝而坐,海敖闭上了眼睛,竭力调动体内还残存的几丝灵气,去冲击被封印的仙种。

    仙种上金色封印微微颤动,霸道强悍的力量倾泻而出,刀刃一般扑向了海敖的经脉,剧痛袭来,海敖脸上血色刹那褪尽,额头布满冷汗。

    几番冲击下来,仙种封印牢固如初,海敖却全身脱力,汗湿如雨下,不一会就摊倒在了床上。

    当初被丢到灵田,日日受折磨,也没今日一次所感受到的痛苦,海敖神思昏沉,思绪飘荡,如坠云里雾里,最后终于彻底陷入了一片黑暗。

    “唉。”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抹深深的叹息落入了海敖的耳中,是谁?

    海敖眼睛动了动,感觉挣扎了好久,才睁开了眼睛,窗外灿烂的阳光直直的照射进来,温暖的光芒似乎要将人融化。

    “小孩啊,你醒了。”杨林带着惊喜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海敖抬眸看去,就看到杨林一脸关心的望着自己。

    “你感觉怎么样了?都睡了三天了,唉。”

    海敖皱了皱眉:“三天?”

    怎么会昏迷那么久?即便自己身上有伤,可凭借之前的底子,也不会虚弱至此。

    海敖想起了昏迷前自己不顾一切冲击仙种封印的事情,看来应该是被体内封印的法力反噬了。

    “你发高烧知道吗?也许是身上外伤引起来的,这几天都给你敷药了,身体上的伤应该好些了吧?”杨林有些担忧的说道。

    海敖动了动身子,却觉得没几分力气,而且肚子还咕咕咕的叫了起来。

    “哈哈哈,饿了吧?”杨林难得看见这个向来冷着脸的孩子露出类似窘迫的表情,顿时被逗笑了,从旁边取过熬好的米粥,对海敖道,“来,吃点东西。”

    又在床上修养了两天,海敖有些虚弱的身子才好了七七八八,终于能够下床了,他怀着一点点期盼问过凌沧门的掌教杨路,能否为自己解除封印。

    杨路为他检查过身体后,露出了曾经如杨林类似的复杂表情,并且摇了摇头。

    纵然早就在心中清楚这个答案,但海敖还是有些失落。

    这一日,待在房间多时的海敖走了出来。

    凌沧门虽然看起来人多,但真正的弟子却不过二十几个,其余的人都是门派收留的孤苦的可怜人。

    这些人也并非白吃白住,整个凌沧门的打扫活计都是由他们来干的。

    海敖走在山路上,看着平地上一片片绿油油的灵田,以及正在灵田中工作的小修士,不由得想起曾经秦浩轩对自己说过的话。

    “你心性不纯,从今日起就挑水灌溉,挑粪施肥……”

    “在看什么呢?”杨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海敖偏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杨林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孩子,他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的摸样,但眉眼间的冷漠,身上自带的傲然都令他看起来贵气十足,可初次相遇,这孩子一身伤痕,满脸悲愤,却又令人觉得怜惜不已,再加上他体内那古怪的封印……

    看起来,似乎来头不小啊。

    “你们让自己弟子种植灵田,也是为了磨练他们的心性吗?”沉默的海敖突然开口了。

    “啊?”杨林微微一愣,看了看那些正在灵田中农作的弟子,才抓了抓头发说道,“不是啊,让他们种灵田是因为我们要吃东西啊,不种灵田我们吃什么?”

    海敖:“……”

    “唉,哪个修士愿意跟农民一样去种地啊?若非我们门派人口单薄实力低微,也不可能会让弟子去种地啊。”

    海敖额头隐隐有黑线落下。

    “糟了。”杨林不知道看到了什么,脸色一遍,猛地朝灵田那里飞掠而去。

    海敖眯着眼睛看了看,发现灵田上刚刚多了四五个人外来的人。

    等海敖走到灵田的时候,那里已经分成了两拨人,五个面色凶悍的男人正跟压抑着怒气的杨林对峙。

    “按照约定,我们凌沧门每年上缴给照月阁的灵米是收成的五成,可现在你们要七成,我们怎么拿得出来?”杨林血气上涌,一双眉毛紧紧皱着。

    来到此处的照月阁弟子共有五人,身穿统一的黑底圆月道袍,各个神情彪悍,一脸傲慢,看着灵田上凌沧门弟子的时候,眸中是不加遮掩的鄙夷。

    为首一人名唤赵路,他身高七尺,长马脸,铜铃眼,虽然不过是一个二十五叶境界的修士,但面对凌沧门弟子的时候,下巴都要抬到天上去了。

    听闻杨林的话,赵路嘴角挂起一抹清淡的笑:“嫌弃七成多啊?那要不你们交十成。”

    杨林额头青筋一跳,恼怒的想要直接喝问,可话一到嘴边又软了下来:“不是我们嫌弃,但七成真的有点多了……请多少给我们留下点,我们也要养活自己的弟子啊……”

    赵路身后有弟子嗤笑一声:“那就是你们的事儿了。”

    灵田之上凌沧门的弟子满脸气愤,只要长老发话,他们定然会出手把这群来到自己门派作威作福的家伙打出去。

    杨林气的手都在抖:“你们不要太过分。”

    赵路咧开嘴角一笑:“过分?”

    话音还没有落地,一道白色光芒从赵路手中骤然而出,猛地击打到了杨林身上,将其打飞了出去,而后重重滚落地面,砸起了一片尘灰。

    海敖眉头瞬间皱了起来。

    赵路立在原地,眼皮半抬,瞥了一眼趴在地上的杨林:“这才叫过分。”

    “畜生!”

    凌沧门的弟子见到自己长老被打,怒气被瞬间点燃,拿起身边的农具就要跟这群人拼了。

    海敖来到杨林身边,见他鼻口溢血,显然伤的不轻,伸手将杨林扶了起来:“你怎么样?”

    杨林摇了摇头:“不能让他们动手。”

    海敖看向前面,凌沧门的弟子全都拿起了武器,他们群情激愤,怒火中烧。

    立在众人对立面的杨路,看到凌沧门众人的这个架势,只是轻蔑的一笑:“敢跟我们照月阁动手,活得不耐烦了?想被灭教吗?”

    愤怒的凌沧门弟子脸色涨得通红,很有一种不管不顾打杀一场的冲动,这种被人凌辱的感觉太憋屈了。

    “住手!”

    一道声音从凌沧门弟子的身后传了过来。

    海敖偏头看去,是掌教庐方道人。

    见到自家掌教,凌沧门的弟子仿佛找到了主心骨,纷纷朝他簇拥了过去。

    “掌教!”

    “这群畜生实在太过分了!”

    ……

    庐方道人看着神态嚣张的照月阁众人,沉默了下来。

    “掌教,您说话,就算我们人少,也不能被人这样欺负!”凌沧门大弟子李恒怒声说道。

    “对!我们是实力低,但骨气也该有的!”

    ……

    面对愤怒的凌沧门弟子,照月阁的人只看戏一般的瞧着,赵路抚了抚自己袖口,很不耐烦的说:“墨迹什么?赶紧把东西交出来,跟狗一样乱吠,听的人心烦。”

    海敖看到庐方道人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挺拔的脊背也弯了弯。

    “掌教。”李恒着急的叫了一声。

    庐方道人看了看杨林,然后对其他人摆了摆手:“算了算了,给他们吧。”

    凌沧门弟子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掌教,他们愤怒的脸上写满了震惊。

    赵路看着自己的人把东西拿好,嘴角噙了一丝笑,他慢吞吞的走到了杨林身边,伸出手在杨林胸口轻轻拍了拍:“早给了不就行了,何至于闹到这个地步。”

    “走了。”

    赵路带着照月阁的人,目下无人的离开了凌沧门。

    海敖眯着眼睛看着照月阁众人离去的背影,又回头看了看灵田上的弟子。

    青绿一片的灵田上,凌沧门的弟子僵直着身子站在原地,他们脸色灰败,神情颓丧,眼眸中带着显而易见却又隐忍至深的愤怒。

    原本气氛融洽和乐融融的灵田,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有清风吹过的簌簌声。

    庐方道人看着自己离开弟子的背影,苍老的脸上带着一抹悲凉与无奈。

    “掌教,您先回去吧,这里我们收拾。”大弟子李恒率先收拾好了心情,他来到庐方道人身边,轻声说道。

    庐方道人闭了闭眼睛,而后一声叹息从口中溢出:“辛苦你们了,都回去吧,你将杨长老带去房间。”

    “我们不辛苦。”李恒扯了扯嘴角,笑了。

    李恒招呼着海敖帮他将杨林带回房间。

    房间内,海敖看着被安置在床上的杨林,又看了看取了灵药忙前忙后的李恒,微微歪了歪头,问道:“待在这样一个教派,有未来吗?”
猫扑中文 www.maopu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太初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初》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初》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