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四章 真正的大土匪头子来了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真不是剑仙 第一十四章 真正的大土匪头子来了
(猫扑中文 www.maopuzw.com)    顺利交货,返回神泉城时,花钱正约了沈风在自家院子喝酒。

    花钱曾经也是个美男子。

    当然,比花独秀差一点。

    而沈风则是一个留着美髯的魁梧大汉,非常有猛男气魄。

    酒壶放在桌上,二人用眼神交锋,都想强压对方一头,夺取对酒壶的控制。

    花钱看向一点,沈风立刻改变,从其他点压制,花钱则见招拆招,眼光上下翻飞,从其他路数反击。

    沈利嘉蹲在假山后面,偷偷看两位长辈用眼神交锋。

    花独秀泡完澡,听二喜说花掌柜和沈利嘉的父亲沈风在园子里拼酒,刚走到花园门口,便看到一个肥圆少年鬼鬼祟祟蹲在假山后面。

    “偷窥刺激么?”

    沈利嘉只觉身后一阵凉风,猛地回头,讶然轻声道:

    “姐夫,你怎么也来了?”

    “独窥窥不如众窥窥。”

    沈利嘉翻翻白眼:

    “偷窥毛啊……我要偷窥也偷窥小姑娘,谁偷窥我爹这种抠脚大汉?”

    “挺好,挺好,嘉嘉,你的取向没有问题。”

    沈利嘉挠挠头:“姐夫,你这话没毛病,我也觉得挺好。我不是说那种挺好,我是说那种挺好,无论怎么着,反正都是挺好。”

    “嘉嘉,你看你爹,高大威猛,说是个大将军也有人信,怎么到了你这里,就成猥琐的小胖子了?”

    沈利嘉不服道:“谁说的,姐夫,我爹只要三天不打理、不美容,立刻就会变成大强盗头子的模样!还将军,呸!”

    花独秀怪笑道:“桀桀桀,我要找风叔告状去。”

    沈利嘉刚要生气,忽然想起什么:

    “今天那个大胡子还冒充我们黑风寨,哈哈!”

    “那人若是见过我爹才知道,到底谁才是大土匪头子!他那个模样简直就是弱不禁风的书呆子!”

    “你家都转行十几年了,”花独秀瞥了一眼沈利嘉,“别乱说,小心被别有用心的坏人听去。”

    “谁能有我坏?我才不怕!”

    沈利嘉话音刚落,花钱恰好一招彻底封死沈风退路。

    沈风的眼神从酒壶上恋恋不舍的撤下,忽然哈哈大笑:

    “我输了,我输了!钱哥还是这么**!”

    “哈哈哈哈!”

    沈风抱拳:“我嘞个擦,佩服佩服,厉害了我的哥!”

    花钱也抱拳:“承让了我的弟!”

    花钱喜滋滋的端起桌上酒壶,给沈风和自己各倒了满满一碗酒。

    二人相视,哈哈大笑,端起碗来轻轻一碰,仰头干了。

    然后,二人眼神再次盯住桌上的酒壶。

    花独秀实在看不下去了,从假山后飘出:

    “爹,风叔,一大把年纪了,好玩么?”

    沈风眼神没有离开酒壶:

    “秀儿,你不懂,我和你爹切磋武艺呢。”

    “快别切磋了,喝顿酒而已,几个时辰都喝不完,最后还喝不了几坛,丢不丢人啊?”

    花独秀说着,不理二人激烈对撞的目光,伸出藕白细嫩的手臂拿起酒壶给二人各自倒了满满一碗酒。

    “秀儿,哎,你别……”

    沈风眼见着酒壶被花独秀拿走,虽依依不舍,却不及花独秀手快,没抢到。

    这一局未分胜负,加之晚辈捣乱,花钱二人干脆喝光了收摊。

    沈风道:“刚才哪个小兔崽子说我像强盗头子?嗯?”

    沈利嘉赶紧藏到花独秀身后道:“姐夫,我爹又要打人!”

    沈风笑道:“兔崽子,学机灵了啊,知道找人求情了?”

    花钱爽朗笑道:“风弟,孩子们可不是小兔崽子了,都长大成人了!”

    沈风点点头:“是啊!一晃又三年过去了。”

    沈利嘉道:“姐夫,他们喝酒,咱俩出去玩?”

    沈风听到沈利嘉的话,忽然神情一动,微微有些落寞道:

    “嘉嘉,你……你小子以后改改口,别姐夫姐夫的喊了,秀儿大了,将来还得成亲。”

    沈利嘉脸色一暗,没有答话。

    沈风仰头望着天上圆月,喃喃道:

    “秀儿是个好孩子,可惜啊,可惜……”

    月色从林叶间洒进来,一地斑驳,像被仔细裁剪过。

    花独秀沉默半晌,认真道:

    “风叔,清月永远是我未婚妻。”

    沈风点点头,没有多说。

    多说无益,人都没了,计较这些有什么用?

    花钱看气氛有些低沉,便转移话题:

    “秀儿,刘镖头说神威镖局的宋强带人袭击你们?听说还出动了总局的四大金刚?”

    “是。”

    花钱点点头:“你没打死他们吧?”

    沈风抬头看了花钱一眼。

    这个老兄真不会说话,秀儿还是个十七岁的孩子啊!

    你哪来的自信?

    花独秀淡淡道:“我力度拿捏的刚刚好,他们想死都难。”

    沈风看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花氏父子,咧咧嘴:

    这……你这比你爹还自信啊?

    花钱哼道:“神威镖局四大金刚是扫荡咱们外面分局的主力,我想找还没来得及,没想到他们刚到神泉城就被秀儿打残了。”

    “爹,我打断他们后颈筋脉,即便治好,也不可能恢复之前实力了。”

    花钱朗声道:“打得好!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礼让三分。人再犯我,再让三分。人又犯我,我他吗的斩草除根!人……”

    花独秀打断父亲的激情,道:“爹,你少吹几句。既然你回来了,家里的事我可不管了啊!”

    花钱拍拍胸口道:“放心,有爹在。”

    花独秀认真看着花钱:“你别给咱们花家掉链子,砸了生意,我要是没钱花可不答应。”

    “你小子,对你爹这么没点信心?”

    还有个屁的信心啊,家里生意都快被人家抢光好不好?

    心里没点数?

    花独秀撇嘴道:“那你们聊,我跟嘉嘉去‘好再来’玩。”

    “哎!等一下!”花钱赶紧喊道。

    “‘好再来’?你小子去那做什么?”

    花独秀道:“去消费啊!怕我败家啊?”

    “……”

    花钱挠挠头皮:“秀儿你先等等,别去了,咱们一块商量下。后天就是竞标大会,内部情报,黎城主打算来个五对五比武,五局三胜决出输赢。”

    花独秀问:“五对五,爹,你跟叔伯们上就是了,还问我做什么。”

    花钱道:“还不是因为你?”

    “我就是一个安静的美男子,你可别乱给我扣帽子。”

    花钱道:“胡兄弟从天南郡传来消息,说宋大掌柜派来四大金刚,本意一是对付我,二是配合宋强来打这场竞标大会。”

    “既然是对付你,那关我毛事?”

    “你听我说嘛。现在好了,你一个人把他们全打趴下,他们肯定又要紧急上报,从‘合气门’调来更厉害的高手。”

    花独秀一愣,惋惜道:“哎呀!那我真不该出手,竞标大会最后关头来个扮猪吃老虎多有趣。”

    “晚了,晚了。秀儿你的实力暴露了,等于为父的实力也暴露了。”

    “爹,咱家买卖都砸成什么样了,你还怕暴露?”

    花钱脸上隐隐有尴尬神色。

    其实这个真不怪他。

    花氏镖局,顶尖高手就那么几个,顾东顾不了西。

    而神威镖局背后是合气门,合气门是天南郡首屈一指的名门大派。

    门下弟子数不甚数,高手派出一茬又一茬。

    人家敢铺摊子,你花家怎么铺?

    招聘,招聘啊!

    人才难求,高手难求啊!

    先前扯出招聘大旗:以德行定取舍,以能力定职位,以贡献定薪酬!

    事实证明,都是屁话。

    花钱急啊!

    花钱干咳两声,问道:

    “秀儿,神威镖局四大金刚功夫怎么样?”

    花独秀认真想了想:

    “拳法到了‘铜皮铁骨’大成境界,合力阵法有点意思,而且坏得很!一上来就想毁掉我的剑。”

    说着,花独秀轻轻摸了摸手里的雅卓,脸上满是疼爱。

    “秀儿,你只练身法,不练内力,遇上真正顶级高手怕是要吃亏的。”花钱若有所思道。

    “我没空。”

    花钱点点头:“你还年轻,不用急在一时。不过天下不安宁,官府又弱,野心家怕是不止宋家一个。”

    沈风也点点头:“秀儿,若你练到‘剑气外放’,别人再想毁你兵刃便难了。不练内力,以后终究是一个隐患。”

    花独秀:“……”

    和拳法相对应,剑法修炼也有四个境界:斩铁、剑气外放、罡劲、人剑合一。

    每个境界同样又细分为入门、小成、大成、圆满四层。

    以花独秀现在内力,莫说是“剑气外放”,“斩铁”尚且都达不到。

    但花独秀并不以为意。

    他有他的依仗。

    花钱分析道:“对方咄咄逼人,咱们吃了不少亏,我也是有意收缩摊子。税赋押解是个大事,其实我一直等这次机会,集中火力,好好打个翻身仗!”

    “对方这回来的五个人,必定实力极强。不过有我和秀儿在,可保两场稳赢。关键就是第三场……”

    花独秀插嘴道:“不对不对,有我在,只能稳赢一场。”

    “你……你先别说话。老任、老刘他们都差了点事,合气门毕竟是传承数百年的大派,人才济济,赢下后面三场不难,这回咱们真要碰硬钉子了。”

    沈风接话道:“钱哥,你这就不地道了啊。”

    “你请我来喝酒,磨磨唧唧也不说干什么,不就是想让老弟我出手吗?十几年前年要不是你点醒我,我沈家一家老小哪能在神泉城安心过舒坦日子?这件事我肯定要帮的!”

    花钱拍拍沈风肩膀道:“那你看……老弟,多谢了!”

    “见外了不是!赢了一起狂,输了一起扛嘛!”

    沈风又立刻改口:“啊不,呸呸呸,咱哥俩搭档,只会赢,不会输!”

    花钱跟沈风继续喝酒谋划,花独秀和沈利嘉二人则在园子里闲逛。

    “好再来”寻欢楼没去成。

    因为沈利嘉偷偷告诉花独秀,今天师师姑娘不出闺。

    葵水来了,身子不适。

    沈利嘉忽然说:“姐夫,说来说去,还是我家的生意好做。”

    “哦?”

    沈利嘉道:“你看啊,只要买来的姑娘够/骚气,够水灵,自有登徒子上门送钱。谁敢闹事我们就下死手打,反正我们规规矩矩做生意,城主大人追究下来也不怕!”

    花独秀道:“嘉嘉,你说到点子上了,我正想这个呢。”

    沈利嘉奇道:“姐夫,你也想开青楼?”

    花独秀鄙夷道:“你家那么低俗的买卖,我们花家才不做。我在想,这次竞标大会,新来的黎城主到底扮演什么角色。”

    “还什么角色,当然是裁判的角色了?”沈利嘉不解道。

    “往年烟雨郡的税赋押解全是我家来做,今年就算神威镖局横插一杠,也不至于来了就明抢吧?他们重心毕竟是在天南郡。”

    “姐夫,人家背后有‘合气门’。说句难听的,花家什么都好,就是人丁单薄了些。拼质量,他们不行。拼数量,你家不行啊!”

    花独秀叹了一口气,他能怎么办?

    他也很无语啊。

    九代单传,这是什么鬼?

    别说自己没有兄弟姐妹,往上数几代,代代都没有兄弟姐妹。

    什么堂兄弟,什么叔伯,一概没有!

    花独秀眼中精光一闪,越想越觉得这件事不单纯!
猫扑中文 www.maopu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我真不是剑仙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真不是剑仙》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真不是剑仙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真不是剑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