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来来来,好生意一起做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真不是剑仙 第五十六章 来来来,好生意一起做
(猫扑中文 www.maopuzw.com)    花独秀回头看了齐老板一眼,齐老板脸色阴沉,表情古怪,被花独秀看一眼,不太自然的扭过脸去。

    花独秀小声问:“这个齐老板,你对他了解多不多?”

    沈利嘉说:“不多,不过能把这么大一家场子经营的井井有条,他做生意的本事还可以。”

    花独秀点点头,又看了一脸紧张的牡丹一眼。

    花独秀声音更小了:“那个大妹子,你不会真的被她给那个了吧?”

    沈利嘉肉脸微红:“你说啥呢!我,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嘛!”

    花独秀一愣:“你不是吗?”

    “当然不是!”

    沈利嘉愤愤锤了花独秀一拳。

    “姐夫,我悄悄告诉你!”

    沈利嘉压低声音,伏在花独秀耳边说:“有钱,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我看这姑娘挺机灵,又有野心,就给她一笔钱,雇她替我演场戏,事成之后,我绝不亏待她便是。”

    花独秀眉头一皱:“你让她背叛她的老板么?”

    沈利嘉叹气:“也不能这么说。你看她,就知道嘤嘤嘤,一句话也没说,也不算背叛啊?”

    花独秀点点头:“能顶住这么大压力,这妹子心理素质也算不错了,你看人的眼光还可以。”

    沈利嘉一喜。

    能得到姐夫的夸赞,那绝对比什么奖励都贵重。

    花独秀又说:“不过,她能为了钱配合你演戏,将来未必不会为了更大利益去配合别人演戏,你要注意。”

    沈利嘉严肃道:“嗯,我记下了。”

    正窃窃私语,大厅外又响起赵捕头洪亮的嗓音。

    “官差办案,有什么好看的!驱散了驱散了!”

    数百名捕快立刻把洗浴中心周遭十几丈内的无关人员全部赶走,甚至洗浴中心大厅里的不甚重要的人物也都撵走。

    赵捕头大汗淋淋走进大厅,他身后跟着一个身着便装,体态微胖的中年男子。

    齐老板看到这人,立刻松了口气,赶忙迎上去。

    中年男子抬手阻止齐老板,沉声道:“老齐,安排个安静的雅间,我要跟花公子聊聊。”

    齐老板一愣,随中年男子一齐看向笑嘻嘻打着招呼的花独秀。

    中年男子,正是破魔城城主,赵申天。

    其实,花独秀不认识赵申天。

    他只是猜想,赵捕头费劲请来对付自己的人物,恐怕也就是赵城主了。

    别的牛批人物,他也请不到呀。

    赵申天不想跟花独秀太过客气,他毕竟是一城之主,花独秀是烟雨郡神泉城一家镖局的公子,跟他地位上有天壤之别。

    当然,赵申天也不想太过得罪花独秀,毕竟他刚刚吃过花独秀的苦头,总督大人的训斥犹在耳旁。

    看赵申天板着脸孔,齐老板松了口气,立刻差人准备雅间。

    花独秀热情的打着招呼,赵申天本想象征性的点点头,意思意思,但他眼神一动,猛然发觉花独秀身后站着一个婷婷女子。

    彭瑶瑶!

    别人不认识彭瑶瑶,他可是认识的。

    我的妈呀,花独秀居然带着彭瑶瑶来洗浴中心?

    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传闻都是真的?

    不不不,不仅仅是真的,这爆炸性的事实,比传闻还要动人啊!

    要知道,这可是一个男女大防,授受不亲的封建社会!

    即便花独秀与彭瑶瑶,一个是江湖散人,一个是武将之女,但两人一齐到洗浴中心来……

    不敢想象!

    赵申天还没来得及点头示意,刚要昂起的脑袋立刻换上一副笑容,双手抱拳拱手道:“原来是花公子啊!”

    花独秀也抱拳道:“原来是赵老兄啊!”

    赵申天假装刚看到彭瑶瑶,又“惊讶”道:“哎呀,大小姐也在这里!”

    彭瑶瑶真想背过身去,可惜晚了。

    她只好红着脸道:“见过赵城主。”

    赵申天一通寒暄,道:“走,咱们到雅间聊聊,这里人多眼杂,颇为不便呐。”

    齐老板已经不想说话了。

    唉,又来一个赔笑脸的,完犊子了。

    赵申天,花独秀,彭瑶瑶,沈利嘉,齐老板五人表情各异的进了一间装修精致的包厢坐下。

    侍女斟茶离开,房门紧闭。

    赵申天笑道:“花公子今天雅兴,齐老板是我多年的朋友,如果有招待不周的地方尽管提出来,齐老板一定尽力补偿。”

    花独秀摆摆手:“‘天上人间’洗浴中心搞的挺好,似我这么挑剔的人,来这里泡过一次之后就欲罢不能,三天两头来泡,这简直就是最大的认可啊,多大的美誉度啊,怎会有不周的地方。”

    众人暗道:好厚的脸皮。

    赵申天道:“花公子满意就好啊。”

    花独秀接着说:“天色不早,我等半天了还没进去泡温泉,赵老兄,咱们长话短说好不好?”

    赵申天神情一动:“花公子有话但说无妨。”

    花独秀道:“我知道你跟上官杰,付云通他们穿一条裤子,暗地里没少搞小动作,不过没关系,我花独秀是个讲究和谐你我的人,不喜争斗。”

    赵申天立刻脸色大变:这小子疯了吧?

    什么叫穿一条裤子,什么叫搞小动作?

    你怎么说话的?

    就算确有其事,这种事又哪有摆在台面上说的?

    刚才还脸上笑嘻嘻,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彭瑶瑶也一脸莫名的看着花独秀,不知道他到底想说什么。

    花独秀松松衣领,先前出的汗渍让他十分不适,急切的想赶紧泡个澡。

    “不管怎么说,以前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我也不是小心眼的人,打算跟你交个朋友。”

    赵申天强笑道:“花公子说笑了,赵某也很想和花公子交个朋友。”

    你小子,到底想说什么?

    不过看他说话,倒是没有要翻脸的意思。

    有瑶瑶小姐在,我也不好太过生硬。

    且看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花独秀指了指齐老板,问:“赵老兄,这家洗浴中心,你和齐老板各占多少股份?还有其他股东吗?”

    赵申天一窒,尼玛,又来了?

    想到哪说到哪啊你这是?

    我怎么接啊这话,早知道我还不如趁刚才就翻脸呢!

    反正是你讽刺挑衅我在先。

    “这,这,花公子,你真是说笑了。我是一城之主,是官府的人,在这里哪有什么股不股份的,呵呵,呵呵。”

    花独秀有些不耐烦:“赵老哥,你这样就没意思了啊,看来你对我还是不够了解,我说话就是喜欢直来直去。”

    花独秀道:“这家洗浴中心,我小兄弟沈利嘉指定是要买下来。以他的意思,是一万两强买,把你们都踢出去。但是我觉得吧,做人啊不能太嚣张,有钱要大家一起赚嘛?”

    你奶奶个腿,这还不叫嚣张?

    赵城主和齐老板同时翻了翻白眼。

    “所以我提个建议,沈家拿出一笔钱来入股,你们之前股东怎么分的我不管,重新分后,原股东占四层,沈家占三层,另外三层算总督府的军费收入。”

    话音一落,赵申天等人全都惊呆了,没想到花独秀会说出这么直白的话。

    不但直白,还胆大包天!

    彭瑶瑶赶紧摆手:“不不不,这事跟总督府没关系,你们谈你们的,别乱拉人头啊!”

    花独秀轻声道:“瑶瑶,大人说话,你小孩子不要插嘴。”

    彭瑶瑶一窒:谁是大人?谁是小孩子?

    花独秀指了指沈利嘉:“你多跟嘉嘉学学,不该说话的时候就不要说话,知道么?”

    沈利嘉冲彭瑶瑶狠狠点点头,一脸的认可。

    彭瑶瑶神色窘迫,这都哪跟哪啊?

    花独秀问齐老板:“齐老板,先前你们几个股东,分别怎么划分的股份?”

    齐老板看了赵申天一眼,苦涩道:“花,花公子,先前包括我在内,共有三个股东,分别占三,三,四的份额。”

    齐老板终于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这个花独秀和沈利嘉是什么身份,他虽然一时没有猜出,但花独秀身边的少女,八层就是困魔谷总督大人的爱女,彭瑶瑶大小姐。

    怪不得连赵申天赵城主都不敢造次。

    听说这次因为军费押解出了问题,总督大人震怒,狠狠收拾了一批人。

    赵申天被扣在总督府,没少挨了训斥。

    如今彭瑶瑶就坐在自己面前,齐老板哪里还敢摆谱?

    花独秀点点头:“那就简单了。之前你们是三,三,四,那现在就变成一,一,二,加起来是四成股份。真是巧了,重分之后,你们还是三,三,四。”

    齐老板不敢说话,悄悄看了赵申天一眼。

    赵申天满脸苦涩,花独秀这小子就跟老大似的,信口雌黄,信马由缰,一通胡说八道安排的头头是道,简直气人啊!

    可他又不能反驳。

    莫说当着花独秀这种黄口小儿他没必要明说,有彭瑶瑶在,他更加不能表露自己在这里占三成暗股。

    官就是官,商就是商,官商合股,那成什么了?

    花独秀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兔崽子,居然还想强拉总督府入股,吞并我们洗浴中心,真是天真的很啊!

    越是高阶的官员,越是爱惜羽毛,不会插手民商,留下与民争利的恶名。

    更不会在里面捞钱。

    当然,这都是明面上的规矩。

    实际,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所谓生财有道嘛。

    谁傻?

    谁跟钱过不去?

    权力不能变现,那根没有权利有何区别?

    这个花独秀,仗着有彭瑶瑶背书,实在是太过嚣张跋扈了。

    可惜,这件事上,总督府绝对不会替你出面,更不会趟这趟浑水。

    赵申天轻哼一声,似乎不经意间说:

    “做人,最重要的是摆正自己的位置,量力而行,不要勉强自己啊。不然……呵呵。”

    花独秀点点头:“赵老兄说得对啊!”

    “像我这么厉害的角色,我只是随便闹闹,事就办了。如果我量力而行,天都能塌下来。而你们呢,齐老板,赵老兄,真的不要勉强自己,对我抛出的善意,一定要赶紧接住啊!”

    赵申天,齐老板:妈卖批,真是个疯子!

    你快让天塌下来吧!

    看看先砸死谁!

    花独秀道:“你们别以为我是说着玩的。总督大人虽然不屑于参与民商,但是我说的话就能替总督府做主,总督府掌管一界安宁,将士们多苦,多累啊!咱们商人主动上缴点劳军的军资,也是应该的,是吧瑶瑶?”

    彭瑶瑶不知道该点头还是该摇头。

    花独秀不给彭瑶瑶表态的机会,继续说道:

    “我听说为官之道讲究‘斗而不破’,你跟总督大人同处一城,应该和谐相处啊,可不要傻乎乎替别人做出头鸟,将来莫名被打死了,岂不可惜?就跟合气门一样,几代人的基业,说毁就毁了。”

    赵申天苦笑道:“那不能,我自然盼望能跟总督大人携手同行,为帝国,为百姓多做点实事,好事。”

    花独秀不管赵申天说的是真话还是套话,立刻鼓了鼓掌。

    “你有这个觉悟,那真的是极好的,我相信总督大人也乐于跟你保持友好关系。那什么,一会儿我和瑶瑶先去泡个澡,你们跟嘉嘉谈好,明天嘉嘉就带人来这里改建。”

    “我最后声明,我们不是要明抢,沈家会带着一笔钱来,把‘天上人间’来个大规模升级改造。反正这里占地两百多亩,不缺地,沈家在神泉城开妓院,开赌场,开酒楼,改造一个洗浴中心也不算什么难事。”

    “还有,每个月利润的三成,你们核算好,派专人解送到总督府大库,当做劳军的供奉,就这么决定了。”

    花独秀说罢,旁若无人的拉着彭瑶瑶小手起身。

    “走,瑶瑶,咱们先去泡澡,难受死我了!”

    彭瑶瑶脸红的像是猴屁股。

    花独秀话说的这么掷地有声,她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当着这么多人面拒绝,会不会让花公子难堪?

    可不拒绝,是不是又给赵城主他们带来什么错误信号?

    思来想去,彭瑶瑶也不知道到底怎样才好。

    算了,等回去跟老爹说说,让他操心去吧!

    彭瑶瑶老老实实被花独秀拉起,心里砰砰跳。

    花公子看似斯斯文文,实则说话霸道异常,他说的话就像是最终裁决一样,谁也不许提出异议。

    彭瑶瑶就这么满心纠结的被花独秀牵着离开包厢。

    干嘛去?

    泡澡去啊!

    彭瑶瑶心更慌了!
猫扑中文 www.maopu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我真不是剑仙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真不是剑仙》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真不是剑仙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真不是剑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